請注冊或登錄會員!

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圖書分類
A.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
B.哲學,宗教
C.社會
D.政治、法律
E.軍事
F.經濟
G.文化、科學、教育、體育
H.語言、文字
I.文學
J.藝術
K.歷史、地理科學
N.自然科學總論
O.數理科學和化學
P.天文學、地球科學
Q.生物科學
R.醫藥、衛生
S.農業科學
T.工業技術
U.交通運輸
V.航空、航天
X.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Z.綜合性圖書
薦購選書>>
紅裙

書號(ISBN):9787802567849   作者:彭海燕 
出版社:群言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  定價:
版次:   印次:   頁數:0
裝幀:   開本:   圖書分類:
  內容摘要
都市拆遷改造中,房地產商伍海洋拿到了棚戶區鳳碼頭的拆遷開發項目。支持他的主管副市長被雙規,伍海洋對鳳碼頭的開發權岌岌可危。恰巧市政府副秘書長劉冬明調來主抓這個項目。兩人在籌劃對鳳碼頭釘子戶梅家的攻關時,意外碰到了梅家女兒梅一朵,這個曾經對這兩個男人都有著難以言說感情的女人。   鳳碼頭“風流寡婦”的女兒梅一朵,從小就是男人們關注,女人們議論的“紅顏禍水”。她立志要靠自己的努力改變卑微的出身和坎坷的命運。大學畢業后,為進省電視臺她選擇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而當她在電視臺編導、貴族名校班主任、京城老部長家庭教師、影視公司編劇幾個職場兜兜轉轉之后;當她遭遇了丈夫的出軌和死亡之后;當她遇到了劉冬明和伍海洋之后,她發現,社會,就是一個由男人主導的大關系網,那些所謂的精英男人看重的,并不是她自鳴得意的才華,而是她紅裙之下的誘惑……她終于與自己的母親、自己卑微的出身和解。而直到這時她才知道,關于那個年代,關于她的父母親,關于鳳碼頭,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讀者試讀
【前言】序一:深厚的生活背景,嚴肅的人生思考
  王躍文
  我向來不贊同以題材取小說之高下,凡世間事皆可入小說的?!都t樓夢》第九十三回,寫到賈府屯里管地租子的家人來報:“十月里的租子奴才已經趕上來了,原是明兒可到。誰知京外拿車,把車上的東西不由分說都掀在地下。奴才告訴他說是府里收租子的車,不是買賣車。他更不管這些。奴才叫車夫只管拉著走,幾個衙役就把車夫混打了一頓,硬扯了兩輛車去了。奴才所以先來回報,求爺打發個人到衙門里去要了來才好。再者,也整治整治這些無法無天的差役才好。爺還不知道呢,更可憐的是那買賣車,客商的東西全不顧,掀下來趕著就走。那些趕車的但說句話,打得頭破血出的?!薄@難道不是寫中國古代的城管嗎?
  這些年,拆遷同城管,皆是社會關注的話題。四年前,作者創作了一部有關拆遷的長篇小說,題目是《鳳碼頭的釘子戶》。小說寫得很棒,激烈的拆遷矛盾中,拆遷者與被拆遷者,各有各的人生面貌。不過,這樣的好小說,卻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出版,可惜可嘆。
  在作者新作的這部《紅裙》中,鳳碼頭棚戶區的拆遷已經不是她想要重點講述的對象。小說以鳳碼頭棚戶區走出來的梅一朵在省電視臺編導、南山新貴小學班主任、京城退休老部長孫子的家庭教師、影視公司編劇等幾個身份之間的轉換,以及她與兩個所謂社會精英男人之間的愛恨糾葛,見證了一個“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女人在滾滾紅塵中,在一個男性掌握主導權的社會中掙扎、奮斗的不易,也映照了21世紀這頭十來年中國的城市變遷、思潮轉變、階層沖突、社會現實。
  這部與《鳳碼頭的釘子戶》一脈相承的小說仍是很不錯的。女主人公梅一朵清純美麗,但她從十幾歲初戀失敗時起,就發誓要憑借自己的才華,而    不是美色,找到一份有尊嚴的事業,和一個般配的愛人。背后的原因來自于她刻意隱藏的出身—鳳碼頭風流寡婦的女兒,她就是因為這個丟失了單純的初戀。這個偏執的理念讓她在情場與職場走來同樣的跌跌撞撞、痛苦叢生,直到她經歷了不同的男人與不同的職場之后,她才在傷口的血腥味里明白過來。紅裙之下,多有丑類;云天之外,造化弄人。
  作者雖落筆于情愛和尋常紅塵,《紅裙》卻依然是一部有著深厚生活背景的小說,更是一部有著嚴肅人生思考的小說?,F實生活中矛盾叢生,恩怨相伴。譬如書中的男主人公劉冬明直至被雙規,才知曉了卻一樁恩怨并不能讓自己就此安心,因為整個人生就在不斷的沖突與和解中進行。
  都市情感小說最易被人貶以通俗之名。于是,某些不自信的作家,總好拿艱澀和高深去故弄玄虛,并以自己作品少有人讀而假裝歡喜。我不喜歡自欺欺人,小說不必羞于其通俗。文學本應該是通俗的,而其中的小說更應通俗。那些高深莫測的不通俗的文學,留給于時世不通的人看吧。
  是為序。
  序二:和解:成長之痛后的醒悟
  閻真
  認識彭海燕是十三年前。說是以文會友,她跟我的寫作領域卻不一樣,是個有才氣的詩人,又是電視臺忙碌的編劇。從來沒聽說她轉移了寫作領域,突然就捧出了這一部長篇,又寫得這么好,讓我吃了一驚。彭海燕的文字幽默而富于想象力,即使是在講述一個悲劇,她也能用幽默的語言和豐富的想象力輕松地化解。
  如火如荼的拆遷現場,深藏愛恨的男女主人公狹路相逢,一個是前來督陣拆遷的官員,一個是被拆遷戶的獨生女兒。
  編劇出身的作者開篇就將人物推向了絕境,然后筆鋒一轉,故事回到充滿了跨世紀情結的2000年,那時候,主人公梅一朵剛剛穿上婚嫁的紅裙,為了進電視臺,她這個師范大學的?;ㄓH點又錯點了自己的鴛鴦譜。
  由此,主人公的情感之路與職業生涯的多米諾骨牌開始傾倒,一錯再錯,許多的人生與情感的岔路口,她做出了種種不同常人的“擰巴”的選擇—明明顏值高,卻要拼才華;師范畢業,偏不去教書;實在是不愛,又托付終身;邂逅真愛,卻只肯清談感情……
  隨著故事的深入,我們看到了根上的原因—她不認同自己“鳳碼頭風流寡婦”女兒的出身,她想在男權社會里,像個男人一樣有面子地去愛,去成功。
  螳臂擋車般的較量,結局似乎不妙,然而看到最后,也沒那么不妙,當她經歷了幾個能左右她職場命運的關鍵男人之后,終于捂著血流汩汩的傷口明白過來,男人看重的,永遠不是她自鳴得意的才華,而只是她紅裙之下的誘惑;活得是否有尊嚴,不是別人的看法與說法,而是生命本體的思維角度,這些年的痛,都來自于她自己跟自己較量。
  夢醒時分,她終于在心里,與母親,與自己的出身和解。
  這本書所呈現的飽滿的信息量與深厚的刻畫功力,也讓人浮想聯翩:關于人物,我想到了《紅與黑》里的于連、《項鏈》里的馬蒂爾德、《長恨歌》里的王琦瑤,他們的命運有些相似,卻又因時代與地域的不同而各具特色;關于愛情故事,我想到的是《霍亂時期的愛情》,都是變化無常卻貫穿生命的愛情命數,都因一場與愛情的癥候類似的流行疾病而有所感悟,不同的是,迥異的人物性格,導致了迥異的結局;而關于知識分子的堅守與放棄,以及小學教育現狀的描述,又讓我不由自主地想到我自己新近的長篇《活著之上》,彭海燕因為浸淫小學教育十幾年,對這一特定環境的揭示,更是入木三分。
  總之,讀這部小說,你會不自覺地融入到主人公的世界里,體會他們錯綜復雜的愛恨情仇。生活是美好的,但又是殘酷的,你永遠不會知道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它會在你面前開出絢爛的花朵,也許就在暴風雨之后。你可以不認同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但是你必須學會接受它,因為你我都生活在這殘酷的現實之中,說不定當你經歷過一切再回首時,每個人都會發現,小說中隱約閃動著自己的身影。
  【書摘】
  1、像煎荷包蛋,某日一個政策“嚓”地叩開蛋殼,城市就在熱氣騰騰的油鍋里越攤越大。當然,中心部位總是最高的,那里是蛋黃,包藏著傳宗接代的遺傳密碼。
  鳳碼頭就在這個城市的蛋黃位置上,也正是這個原因,這幾年它被一哄而起的高樓包圍成了城市峽谷。城市峽谷里的老居民坐在狹窄的巷子里聊天,用本地話仰頭輕視高樓里的外來新貴,外來新貴則趴在懸于半空的陽臺上,對這些老房子老居民投來憐憫或是嫌棄的一瞥。
  憐憫或是嫌棄鳳碼頭的,不只是高樓里的新型城市居民,梅一朵也持有此種心情。她是鳳碼頭的第二代居民,還不到四十歲,卻經歷了鳳碼頭的三個時代——生于糞碼頭時代,長于鳳碼頭小吃一條街時代,以及現在被喚作棚戶區的時代。梅一朵知道,棚戶區的稱號,對于老城街道來說,就像后人給老者準備的壽衣,一旦制成,就意味著去日不多。
  也因為去日不多,梅一朵心里積壓多年的憐憫和嫌棄,現在卻都變成了留戀。她借來地方志閱讀,忽然發現歷史上的好多名人名事都與此地有關聯。別的不說,單是晚唐時候,這個碼頭就向海外轉運了許多瓷器,成為海上絲綢之路一個重要的起點,中國被世界人民稱為“China”,這個英文單詞也是瓷器的意思呀,就憑這一點,鳳碼頭就不能這樣隨隨便便拆了。
  梅一朵有些興奮,她跑到巷子對面告訴她一直信賴的三爹,三爹那瞎眼珠子在厚窗簾一樣的眼皮下骨碌碌轉了一圈,說:讀書人,讀書人,只信書呀,我彈詞里唱了那么多的掌故,你何不拿來用呢?
  梅一朵卻說,空口無憑,這是跟拆遷指揮部的人理論,黑紙白字不好些?
  在鳳碼頭棚戶區漫天的拆遷灰塵里,梅一朵捧著揭示她出生地遺傳密碼的地方志,坐在她出生的那張老床上,邊讀邊等拆遷工作人員上門來,這之前,她的媽媽是看到這些人一來便要關門的。梅一朵還在北京的影視公司里埋頭寫劇本的時候,她媽媽一時沖動在拆遷協議上簽了字,還拿了三分之一的安置款,但后來聽說別人簽了更高的價,又要反悔,怕自己勢單力薄,還把她叫了回來。
  梅一朵回來后得知詳情,拖著行李箱又喊走,她對媽媽說,拆遷是國計民生的大事呢,你怎么當個兒戲?再說了,你不是一直想住到有小區的高樓上去么?早拆早住??!
  她母親可沒有梅一朵那樣的國計民生的情懷,很不理解的樣子質問梅一朵,你到底是哪一邊的?多拆些錢不好嗎?我老了我用得了幾個錢?還不是為你爭的!這房子你從沒出過力,現在它就要拆了,你還不出力你都沒有出力的機會了!
  梅一朵了解母親,知道再說也說不通,就將就著住下來,想著見機行事,但覺得自己終歸是理虧的一方。
  第二天傍晚,夕陽照例被江濱的高樓幕墻反射,被老房子青灰的瓦屋頂吸納,三個拆遷人員紅彤彤汗油油地上門來了,但他們聽著老灰塵彌漫的老房子里穿得一塵不染的梅一朵說出這個理由,卻是齊刷刷都笑了,為首的一個說,我們的大老板和管拆遷的秘書長正好在外面的車里,要不你出去和他們說?
  梅一朵那時穿著吊帶絳紅色棉布睡裙,也顧不得換下,就隨工作人員來到他們老板的越野車邊。
  越野車貼著高檔膜,梅一朵看不到里面,她在車窗外說:我是鳳碼頭一號的拆遷戶梅一朵,想給領導看看地方志,我們這里不但不應該拆除,簡直要當成文物單位保護起來……
  她把地方志翻到折好的那一頁,敲了敲車窗,想要遞進去的時候,越野車卻轟地一聲,噴出一股尾氣飚出好遠。
  梅一朵晾在灼熱的夕陽里,半天沒回過神來。
  陽臺外面的那方天幕上,紅墨水變成了藍墨水,劉冬明副秘書長卻渾然不覺,他捏著手里紅棗味道的酸奶塑料杯子,一直想著剛才夕陽中向他跑來的梅一朵。十年來,他任由她音訊全無,卻是時刻惦念,他設想過許多巧遇的場合,卻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重見。
  路燈亮起,廣場舞大媽們放的音樂聲終于將他喚醒,他記起了手中的酸奶,吸一口,進來的都是空氣,他將塑料小杯子捏得嘎嘎響,再吸,酸奶還是沒有吸上來,他只得去了灰塵沉積的廚房,拉開散發出霉味的櫥柜,翻出一把小勺子,在水龍頭下沖沖,再撕開小杯子的封皮,將封皮底下,杯子四壁粘著的酸奶一點點地舀出來吃掉,才做出一個他認為最重要的決定——給拆遷指揮部易藻遠指揮長發短信:
  鳳碼頭一號梅家的拆除暫緩,有關背景資料,再查查,送一份詳細的給我。
  他嗅到了機會的氣味,上帝終于給了他一個償還靈魂債的機會,他一定得抓住。
  正在與新一屆彎江小姐總冠軍對飲的伍海洋也嗅到了機會的氣味。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好色的伍總泡妞有兩板斧:一是帶到自家的別墅,讓那些他認為每個毛孔都閃爍著拜金光芒的妞兒,欣賞自己的地下酒莊和品酒的雅致;二是帶到高爾夫球場,欣賞他揮桿時的那份瀟灑——他對妞兒的付出僅止于炫耀自己的品味與身家,從不主動示愛,更不贈禮討好,曖昧是他行走江湖最佳的保護色。
  當又一個彎江小姐總冠軍來到他低調奢華的別墅,自然,他照舊駕輕就熟地表演,他在枝形水晶吊燈下搖晃著高腳酒杯,說:快看看它的掛杯,82年拉菲!
  伍海洋是蔚藍海洋地產公司的老總,他旗下的拆除公司,前年得到上一任主管城建的副市長與副秘書長的支持,最后中了鳳碼頭棚戶區拆除工程的標。去年反腐力度加大,這二位同時被查去職,城建拆遷這一條線的職位,就貼上了高危的標簽,人人躲避。而前市教育局長劉冬明,在歷經情感家庭巨變之后,落魄潦倒,清心寡欲,隨運漂泊,轉調到了市政府副秘書長這個崗位,城建拆遷這個燙手山芋,自然也就落在了他的手里。這對伍海洋來說,不算是好消息,也不算是壞消息。盡管劉冬明號稱是油鹽不進,可畢竟是熟人,話還是好說的,事能不能辦,那要看自己怎么辦了。比較麻煩的是,新任主管這塊工作的副市長,卻是從另一個城市空降而來的,他的性格嗜好,他是誰隊伍里的人,伍海洋都摸不到風。而且,雖然沒有證據顯示他被牽涉到上一任被查的那兩位腐官的案子里,但瓜田李下的,總不免惹人側目。因此他想最終拿下鳳碼頭這塊地的開發建設權,恐怕不那么容易。
  紅色瓊漿在透明的高腳酒杯里旋轉,又薄薄地掛在杯壁徐徐淌下,妙曼的身段,跳躍的紅色,又讓他想起了她。十年前,那個叫梅一朵的女人總是一襲紅裙出現在人前,十年后,也就是剛才傍晚時分,在鳳碼頭拆除現場,他和已經成為市政府副秘書長的劉冬明隔著越野車的玻璃窗,又看到了她。她提著紅色長裙的裙裾從暗處跑出來,跑到夕陽里,紅,那種光和裙色交織變幻出來一種曖昧的紅,極像82年拉菲的掛杯。
  坐在越野車里的伍海洋看見旁邊的劉冬明副秘書長臉色起了變化,來檢查拆除工作進展的他,呆呆地望著拿著一本地方志隔著車窗膜喋喋不休的梅一朵好一會兒,忽然對司機說:開車,快走!
  伍海洋嘆了口氣,微卷著舌頭抿了一口杯里的酒。
  十年前京城的會所里,梅一朵渾然天成的嬌軀與毫無違和感的五官,甚至是脫下衣服時的嬌羞、無奈與委屈等種種情緒混在一起釀造出的神情狀態,都是那么動人,他奇怪自己十年來怎么一度將其忘卻,現在這些卻在心里風起云涌。
  當他的味蕾被葡萄酒的酸甜包裹的時候,他想,梅一朵一定能幫他打動劉冬明副秘書長現在這顆頹喪與決絕的心,這是老天在對他暗示命運的轉機,不是嗎?劉冬明副秘書長從不過問具體的拆遷地塊,拆遷住戶,他約他吃飯喝酒他也從不答應,這次隨他在鳳碼頭拆除地塊逗留了不到一刻鐘,就上演了這樣的一出戲,這不是天賜的轉機又是什么?
  他覺出了拉菲的味道有點兒不對勁,肯定是假酒!不過是假得比較高端一點罷了,真拉菲的那種醇厚回甘的余味,假的永遠學不來,那是大自然的恩賜以及歲月的累積才能形成的東西。他媽的,這世道什么都是假的!伍海洋看了看眼前這個五官如3D打印出來般精致,形態故作驕矜優雅的冠軍小姐,忽然心生厭煩。她和自己這十年來眼睛和身體接觸過的女人們沒什么差別,那胸,屁股,那鼻子,眼睛,還有那表情,感覺都如他剛剛下咽的拉菲一樣。
  十年的自欺欺人。
  他放下酒杯,皺著眉頭對冠軍小姐說:你走吧,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
  冠軍小姐愣了愣,問:你是說現在?要我自己回去嗎?這么遠的郊外!
  伍海洋說:對不起了,我忽然記起有個重要的客戶半小時之內要到,你見了不合適,你走吧。
  冠軍小姐氣得花容失色,抬手指著伍海洋半天沒說出一個字,然后抓起包沖出門外。
  伍海洋看到憤怒這種原本最明顯的面部情緒變化也沒有在她的臉上扯出天然的表情紋,心里冷哼一聲,果然是假的。
  冠軍小姐走后,伍海洋撥通了拆除分公司龍經理的電話,要他馬上喊鳳碼頭指揮部的易藻遠指揮長到他的地下酒莊來品酒,臨掛電話的時候,又裝作隨意提及:鳳碼頭一號,姓梅的那戶,她家的檔案資料,你復印一份過來,就找主談梅家的一線工作人員復印就是,不要麻煩老易了。
  ……

電話:010-80522028 傳真:010-80522028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王四營鄉觀音堂文化創意產業園2-25號
版權所有:北京思得樂圖書有限公司 京ICP備14001316號—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火影忍者鸣人搞纲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