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注冊或登錄會員!

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圖書分類
A.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
B.哲學,宗教
C.社會
D.政治、法律
E.軍事
F.經濟
G.文化、科學、教育、體育
H.語言、文字
I.文學
J.藝術
K.歷史、地理科學
N.自然科學總論
O.數理科學和化學
P.天文學、地球科學
Q.生物科學
R.醫藥、衛生
S.農業科學
T.工業技術
U.交通運輸
V.航空、航天
X.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Z.綜合性圖書
薦購選書>>
神秘島

書號(ISBN):9787506387866      作者:儒勒凡爾納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  定價:
版次:   印次:   頁數:0
裝幀:   開本:   圖書分類:
  內容摘要
《神秘島》,是凡爾納海洋三部曲的最后一部。   講述了在美國南北戰爭時期,五名美國北軍俘虜乘坐氣球逃離里士滿,中途遭遇風暴,被拋到太平洋的一個荒島上,憑著他們的智慧和驚人的毅力,頑強地生存下來的故事。   故事蕩氣回腸,引人入勝。
  讀者試讀

“我們又在往上升嗎?”

“不是,我們在往下降!”

“史密斯先生,不是在下降,是在往下墜落!”

“天哪!快把壓艙物扔下去!”

“最后一袋都倒空了!”

“氣球上升了嗎?”

“沒有!”

“我仿佛聽到有波浪拍擊的聲音!”

“吊籃下面就是大海!”

“距離我們頂多只有五百英尺!”

“把所有的重東西全部扔下去……所有的重物!”

這就是1865年3月23日下午4點光景從這片浩渺的太平洋上空傳出的話語。

那年春分前后,從東北方刮來一場令人難忘的風暴。從3月18日起,大風暴片刻未見止息,一直刮到3月26日。風暴從北緯三十五度斜穿赤道,直吹至南緯四十度,掃過一千八百英里的廣闊地域,給美洲、歐洲和亞洲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城市被毀,樹木被連根拔起,堤岸被滔天巨浪沖垮。據統計,被海浪拋到岸上的船只就高達數百艘。許多地方被夷為平地。陸地上和海上的死亡人數達數千。這就是這場大風暴所犯下的罪行。1810年10月25日的那場災難,以及1825年7月26日瓜德羅普的災情,與之相比,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與此同時,在不平靜的空中,也同樣上演著一場令人喪魂落魄的悲劇。

一只氫氣球被卷進一股氣流的旋渦中,以每小時九十英里的速度掠過空中,仿佛天空中有一股大氣在轉動它,使之不停地轉動著。

氣球下面掛著一只吊籃,在劇烈地擺動著。吊籃里有五個人,由于霧氣彌漫,看不清他們的模樣。

這只被大風暴玩弄著的氣球來自何方?是從地球的哪個角落升起的?可以肯定,它絕不是風暴驟起時升空的??墒?,這場大風暴已經連續刮了五天,而且,3月18日那天,風暴即將來臨的征兆已經顯現了。毋庸置疑,氣球是從遙遠的地方飛來的,因為風暴一晝夜能將它吹走兩千英里。

這五位迷航的人已不知自己自飛行時起,共飛了多少里程。但說來也怪,他們雖身處暴風之中,卻安然無恙。不過,吊籃在急速下墜,他們已經意識到危險迫在眉睫。他們坐立不穩,被吹得東倒西歪,轉來轉去,但是,蹊蹺的是,他們卻并沒有感覺到自己在轉動,而且也不覺得顛簸得厲害。

他們的目光看不到濃霧掩蓋著的東西。周圍一片都黑霧茫茫,連白天和黑夜都分辨不清。他們飄浮在高空,看不見陸地上的光亮,也聽不見陸地上的人聲獸鳴,甚至連洶涌澎湃的海濤聲都聽不見。只是當吊籃在往下直落的時候,他們才感覺到自己危在旦夕。

在他們扔掉槍支彈藥、食物之后,氣球倒是上升到四千五百英尺的高度了。吊籃中的人見下面是大海,覺得還是在上面飄浮著危險要小得多,所以便盡可能地往外拋東西,以減輕氣球的載重量,防止下墜。連最有用的東西也扔掉了,同時還想方設法不讓氣球漏氣,這可是他們保命的氫氣,絕對不能讓它漏掉哪怕一丁點兒。

黑夜總算過去,膽小者恐怕早已被嚇死了。白晝來臨,暴風在漸漸變弱。從3月24日那天的清晨起,風勢就出現了減弱的跡象。黎明時分,一片片的浮云在往高處飄飛而去。幾小時之后,暴風止息,變為強風,大氣流動速度減弱了一半。這時,雖然仍舊是水手們所說的那種“緊帆風”,但風勢還是減弱了。

大約十一點光景,下層空氣變得明朗,散發出的是那種雷雨過后的濕潤氣息。這時,暴風好像不再往西邊刮了。但它是否會像印度洋上的臺風,說來就來,說走便走呢?

可正在這時候,氣球卻在漸漸地下降,像是逐漸地在癟下去,由球形變成了橢圓形。中午時分,它離海面只有兩千英尺了。氣囊能容納五萬立方英尺的氣體,這么大的容氣量,使之能長時間地停留在空中,或向上空升起,或保持平行飄動,可以長時間地停留在空中。

乘客們為防止繼續下墜,把最后的一些東西――少量的存糧及其他物品一一扔了出去。但這也只能維持一段時間,若天黑前再見不著陸地,他們肯定是墜入海底,葬身魚腹了!

其實,在他們的下面,既無陸地,也無海島,只是一片汪洋,他們無法著陸,也無法固定住氣球。

大海茫茫,無邊無際,波濤洶涌,不見一塊陸地,看不到一艘船只。即使居高臨下,視野半徑可及四十英里,也仍然見不到海的盡頭。這時流動的平原,被暴風無情地鞭打著,掀起浪花無數,好似萬馬奔騰。大家使出渾身解數在阻止氣球下墜,但無濟于事。氣球繼續在下墜,順著東北風急速地向西南邊飄去。

不幸的人們處境十分危險,他們無法控制氣球,無論怎么努力也于事無補。氣球的下降速度在加快。午后一點光景,它離海面已不到六百英尺了。

兩點左右,氣球離海面只有四百英尺了。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那是一個毫無畏懼的人發出的聲音。而回答這聲音的同樣是鏗鏘有力的聲音。

“所有的東西都扔掉了嗎?”

“沒有,還有一萬金法郎沒扔!”

一個沉重的袋子被扔出吊籃。

“氣球往上升了嗎?”

“升了點兒,但馬上就又會下降的!” “還有什么可以扔的?”

“沒有了?!?

“有!吊籃!”

“大家抓牢網索,把吊籃扔掉!”

這的確是減輕氣球重量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方法了。

五個人連忙抓住網索,割斷吊籃的繩索。吊籃掉了下去,氣球又飄升了兩千英尺。

大家緊抓住網眼,緊張地望著無底深淵。

大家知道,氣球對于重力的增與減極其敏感。即使扔掉一點輕而又輕的東西,它都會有所反應,往上升。當時就是這種情況。

但是,氣球在上空只飄蕩了一會兒,就又開始往下墜去。氣體從裂縫中往外泄漏,可裂縫又無法修補。人們盡了最大的努力,現在已經是黔驢技窮,只好干瞪著眼,無可奈何,聽天由命了。

將近四點光景,氣球離海面只有五百英尺了。

突然,狗叫了起來。那是他們帶著的狗,名叫托普,它也抓住了網眼。

“托普想必看見了什么!”一個聲音說。

“陸地!陸地!”另一個聲音大聲應答。

原來,氣球自拂曉時起,被暴風一直吹著,已經向西南方向飄移了足有幾百英里。這時,只見前方顯現一塊頗高的陸地,但離他們仍有三十多英里,就算氣球是順順當當的話,也得花一小時才能飄到那兒。一小時!可氣球里所剩下的那一點點氫氣會不會漏光?

這可是個要命的問題??!氣球上的人都清楚地看見了陸地,他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落在那里。他們并不知道那兒是大陸還是海島,因為他們不知道暴風把他們吹到了地球的哪個角落。但是,不管那兒有人沒人,也不管那兒是否能去,反正已經別無選擇,只有硬著頭皮前往。

四點多些,氣球已明顯地支撐不下去了。它已貼近海面,其下部已多次與巨浪浪尖接觸,網變得十分沉重,氣球像只翅膀損傷的鳥兒,已經飄不起來了。半小時后,距陸地只有一英里了,但氣球的氫氣也已耗盡,氣球幾乎完全癟下去了,由強風猛吹著,向著前方移去。上面的人緊緊攀在網上,這就讓氣球不堪重負了。不一會兒,他們的下半身已經浸在海水里,任由洶涌的浪濤拍擊著。接著,氣球癟得像一個口袋,大風像吹動船帆似的吹著它向前飄去。也許老天保佑,它能飄到那片陸地吧。

在飄至離岸兩鏈a時,四個人同時驚叫起來。那只原來不能飛升的氣球,被一個巨浪意外地撞擊,上升了,竟至升到了一千五百英尺的上空。在上空遇上一陣風,氣球沒被直接吹向岸邊,而是與陸地幾乎保持平行。兩分鐘后,它終于斜轉過來,落在了波濤沖擊不到的一片沙灘上。

大家連忙互相幫著從網眼中掙脫出來。氣球減輕了重量,又被風吹起,如同受傷的鳥,恢復了元氣,很快,消失在空中。

吊籃中原有五個人加一條狗,可是隨氣球落在沙灘上的只有四個人了。

失蹤的那一位想必是被剛才沖擊氣球的那股海浪給卷走的??磥?,正因為此人的失蹤,氣球重量減輕,才又飄升起來,最后落到海灘上。

這四位遇難而幸存的人腳剛一踏上陸地,便想起了那位失蹤的伙伴,大家都在大聲地喊叫:“他一定會游到岸邊來的!我們快去救他!快去救他!”


第二章
  剛剛被吹落到海岸上的這幾個人,既非職業氣球駕駛員,又非業余的探險者,而是逃跑的戰俘。他們是英勇無畏、出生入死的人。他們無數次地落入險境,無數次地差點兒從破損的氣球摔入大海,但是,上蒼卻讓他們死里逃生,大難不死。3月20日,他們從被尤利斯格蘭特將軍圍困著的里士滿逃出來后,在空中飄飛了五天,現已離這個弗吉尼亞首府有七千英里遠了。在可怕的美國南北戰爭期間,里士滿是分離主義者最重要的堡壘。
  1865年2月,格蘭特將軍意欲出奇制勝,攻占里士滿,但未能奏效,其麾下的幾名軍官反倒落入敵方手中,被囚禁在城內。其中最杰出的一位名叫賽勒斯史密斯,系聯邦參謀部人員,馬薩諸塞州人氏,工程師,一流學者,曾受美國政府委任,擔任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鐵路部門的領導職務。他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大約四十五歲,平頭短發,灰白胡子,身材瘦削,兩眼炯炯有神,面容嚴峻,一副激進的學者風度。他是一位身體力行、從干體力活開始的工程師,如同從士兵升為將軍的軍人一樣。他心靈手巧,體魄健壯。他既是活動家,又是思想家,充滿不畏艱難險阻的樂觀精神。他受過良好教育,見多識廣,沒有什么事可以難倒他。無論遇到什么情況,他都能保持頭腦清醒、信心堅定、堅韌不拔。擁有這三種品質,他總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他總是以威廉三世a的話作為自己的座右銘:不求成功,但求堅韌不拔。
  與此同時,賽勒斯史密斯還是勇敢的化身。他參加過南北戰爭的每個戰役。起初,他投奔伊利諾伊州的尤利斯格蘭特的隊伍,在帕迪尤卡、貝爾蒙特、匹茲堡等地參加過戰斗,在圍攻科林斯,在攻打黑河、查塔努加、威爾德尼斯和波托馬克河的歷次戰斗中,驍勇善戰,一馬當先,沒有辜負“不惜一切代價”的將軍a的訓誡。史密斯曾無數次被列入陣亡將士名單,但直到在里士滿被俘之前,總被幸運之神所庇佑。
  與他同時被俘的還有一位重要人物,名為熱代爾斯皮萊,是《紐約先驅報》的記者,奉命隨軍做戰地報道。
  斯皮萊是一位卓越的專欄記者,他像斯坦利等人一樣,無論多么危險,為了采訪到正確消息并盡快地發回報社,他都會奮不顧身地沖上前去。當時許多的報紙都實力雄厚,《紐約先驅報》就是其中之一,代表報社的記者當然備受尊重,斯皮萊則是最受尊敬者中的一位。他是一位堅韌不拔、思維敏捷、精力充沛、行動果斷、愛動腦筋的記者。他走遍了世界各地。他是一名戰士,又是一名藝術家。在采訪中,他不知疲倦,不畏困難,既是為了個人,也是為了他的報社。他總是想方設法地搶頭條,別人不知道的、新奇的、沒法采訪到的,他都能知道。
  這位出色的記者,為了做好報道,奮不顧身,勇往直前,在槍林彈雨之中,采集所需的新聞。他也參加過各次戰斗,每次都沖在前面,一手握著左輪手槍,一手拿著筆記本。斯皮萊寫的每篇報道都很精彩,短小精悍,重點突出。此外,他還是個極具幽默感的人。黑河戰役結束之后,為了向報社發出戰斗的結果,他不顧一切地霸占著電報局的小窗口,連續拍發《圣經》的頭幾章,一直拍發了兩小時,雖然花費了報社兩千美元的電報費,但因他獨占了小窗口,《紐約先驅報》報道了戰役的頭條消息。
  他身材高大,年約四十,臉上長著淡黃色的絡腮胡,目光堅定、有神,眼珠轉動靈活、迅速,只要目光掃過,任何情況都能盡收眼中。他體格健壯,好似淬過火的鋼棒。他在報社已經干了十年的特約記者。他的專欄文章和素描頗受讀者青睞。被俘的時候,他正在描寫戰況和做速寫。他寫在筆記本上的最后一句話是:“一個南軍士兵正舉槍瞄準著我,但……”但他并沒有被擊中,像往常一樣,沒有受一點傷。
史密斯與斯皮萊相互間久聞彼此大名,但并未謀面。這次,二人同被押往里士滿。工程師的傷很快便痊愈了,在療養期間認識了記者斯皮萊,二人大有相見恨晚之感。不久,二人不謀而合:找機會逃出魔爪,返回格蘭特將軍的部隊,為聯邦的統一而繼續去戰斗。他們在里士滿城內雖可自由行動,但該城戒備森嚴,逃跑很難。
  這時,史密斯工程師碰上了以前對他忠誠有加的仆人,其父母均為奴隸,是在工程師家領地上出生的一個勇敢的黑人。史密斯是個擁護廢除奴隸制的人,早就讓此人獲得了自由。后者成了自由人后,并不愿意離開主人家,他愿為主人效犬馬之勞。此人名叫納布,年約三十,身體強壯,機智、聰穎、溫和、安靜,有時還挺天真,成天樂呵呵的,勤懇老實,全名叫“納布喬多諾索”,大家簡化了他的名字,就叫他“納布”。
納布在得知主人被俘之后,毅然決然地離開馬薩諸塞州,來到里士滿,幾經周折,終于潛入城內。主仆二人異地重逢,喜不自勝,相擁而泣。但是,納布雖然潛入城內,要想出去,亦非易事。因為對北軍的戰俘看管極嚴。若想逃跑,非得遇有良機,而良機可遇而

電話:010-80522028 傳真:010-80522028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王四營鄉觀音堂文化創意產業園2-25號
版權所有:北京思得樂圖書有限公司 京ICP備14001316號—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火影忍者鸣人搞纲手